建起农村“工匠库”“乡村工匠”百姓服气_国内频道_东

发布日期:2020-06-07 05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日前,诸暨市?浦镇白杜坞村投资近30万元的道路硬化工程项目已经完工验收,古娄亭自然村内曾经泥泞坑洼的田埂路变成了宽阔的水泥路,四周青山环绕,成为老百姓健身休闲的新去处。“水泥拌得可真匀,路面平整光洁,咱农村工匠干活就是放心!”晚饭后前去散步的村民黄友英点赞道。

与以往不同,此次道路硬化工程项目承包人不是建筑企业,而是当地一位叫周国普的泥水匠,从乡亲们的反响来看,他交出了一张“高分答卷”。这源于?浦镇在全市率先推行“微创新 微改革”项目??农村“工匠库”,这一村级工程发包新模式,对症治理农村建设发展中的诟病,提升了基层治理水平。

十位“工匠”,当起项目承包人

以前,由于村级工程大多规模较小,企业在中标后,往往会转包给当地施工人员,因工程转包而引发的农村矛盾不在少数。“制度上的‘老套路’,让中标企业不费力气就能从中抽取管理费。”?浦镇相关负责人坦言,转包后有时还会出现低资质或无资质施工等情况,导致工程质量无法保证。

如何把村集体资金花在刀刃上,提高工程管理效率?去年5月,新修订的《诸暨市村级工程项目实施管理规定》明确,对预算1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、技术要求相对简单的村级工程,持有农村“工匠证”结业证书的村民可直接承包。

迎来及时雨的?浦镇在白杜坞村、廊下村率先开展“工匠库”试点,组织村里推荐会做工程并具备一定经济能力和良好社会信誉度的10名“乡村工匠”,统一到诸暨市职教中心参加工程造价、施工规范、建筑材料等实用技能培训。去年12月,拿到结业证书后,这10位工匠获得了承接工程的资格。

白杜坞村道路硬化工程是?浦镇“微创新 微改革”后首个招投标项目,5位“乡村工匠”参与竞标,最终以摇号方式确定中标人为周国普。结果一出,群众满意,落选者服气。“如此工程质量有了保证,建设资金也可以节省10%左右。”白杜坞村村委主任黄国仁说,这样的招投标公正规范,避免了很多矛盾和老百姓的猜测。

戴上“紧箍”,面子比票子要紧

一本“工匠证”,让农村工匠告别了因为“不够资格”而被拒招投标门外的情况。这本证既是他们参加村级工程招投标的入场券,也是戴在工匠头上的“紧箍”。

为了更好地规范这项工作,?浦镇结合实际,制定了《?浦镇村级工程农村工匠管理办法(试行)》,明确了农村工匠的责任义务,并把劳动协议、工伤保险、工资支付、处罚措施等写入《?浦镇农村工匠承接村级工程专用合同》。“在具体工作过程中,如有发现工匠没有保证工程质量、工程安全,或者发生了拖欠农民工工资等行为,我们会视情节分别采取责令限期改正、扣除保证金等处罚,严重者将会被清除出招投标队伍。”?浦镇副镇长何奇宝介绍。

说起以前村级工程建设的管理追责,黄国仁心里有“一堆苦”,因为那时候一旦施工方偷工减料出了质量问题,相关责任人总是推卸责任,好好的民生工程成了“闹心工程”,“现在明确了,一旦出了问题,就找工匠”。

这些举措也让工匠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。“我干泥水工这行有20多年了,这是我第一次承包村里的工程,一定要干好,否则没脸面对乡亲们。”对周国普而言,面子远比票子要紧,不能让自己辛苦打拼下来的口碑毁了。

制度护航,“监理人”全程紧盯

白杜坞村道路硬化工程,受气温及疫情影响,该工程到上个月才开工。为把好质量关,白杜坞村派村监委成员周水河担任“监理人”,材料购买、施工进度、资金拨付和使用、竣工验收等各环节,他都全程紧盯。

黄国仁告诉记者,小工程监理公司不愿来,而中标企业在转包后把现场管理完全交给当地人员,有些不负责任的甚至很少到现场,这就导致业主单位和施工方沟通不畅,给工程监管带来难度,“如今‘监理人’天天到场,全天候旁监,出现任何问题,都能得到及时沟通整改”。

这个道路硬化工程项目已于近日验收,兄弟乡镇闻讯纷纷前来“取经”,甚至连江西等地都来电咨询。接下来,?浦镇在继续完善规范农村“工匠库”工作的同时,还计划开设村级工程监理培训班,专门培训工程管理方面的人员,打造一支由本地村民组成的“监理人”团队,为村级工程护航。

“‘工匠库’发包模式打通了资质与能力的‘壁垒’,减少了中间环节,使资金能更好用于工程本身,也为村民致富创造了条件。”诸暨市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章忠潮表示,?浦镇把准社会需求之“脉”,发动群众力量参与村庄治理,为提升基层治理水平提供了新思路,这一做法指导意义重大,将在诸暨全市推广。

(原标题《?浦:“乡村工匠”百姓服气》,原作者何丹 郦科杰。编辑阮帅)